您好!歡迎您登錄山東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!
  • 公司業務
    當前位置:首頁>公司業務>出版>七千里路云和月——讀…>>正文
    七千里路云和月——讀劉可牧《七千里流亡》
    時間:2016-01-08 來源:本站

    山東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內容圖片展示

    1937年,日本全面侵華,驟間改變了億萬中國人的命運,迫使成千上萬的民眾走上了生死離別的流亡之路。這其中有隨企業內遷的職工、有公教人員,也有青年學生。過去常見的流亡學生回憶,多為大學生,像記述西南聯大流亡大后方經歷的專著與文章,多有出版,并傳為佳話,向為世人所樂道。

    山東畫報出版社新近推出了《七千里流亡》一書,作者以生動流暢的筆墨,回憶了濟南省立一中的師生流亡大后方的艱難歷程。正如著名歷史學家雷頤在本書的推薦語里所說,抗戰時“中學西遷,更加艱辛,也更有‘故事’。卻長期不為人知,不被重視。劉可牧先生將那個大時代自己隨校西遷,顛沛流離七千里的過程娓娓道來……填補了歷史一道小小的,但卻重要的空白”。八年抗戰,不光是前方將士的流血犧牲,也是平民百姓拒做亡國奴的生死流亡。作為八年抗戰的重要組成部分,億萬民眾的顛沛流亡理應大書特書,不使淹沒。

    該書的作者劉可牧(1920-2007),曾用名劉保全。祖籍山東蘭陵縣,生于南京一個篤信基督教的家庭,童年隨父母遷居濟南。劉先生從小酷愛文學,抗戰前就讀于山東省立第一(初級)中學時,即在林語堂主編的《談風》等刊物上發表過多篇作品。濟南淪陷前作者選擇了隨校西遷,途經河南、湖北、陜西,跋涉七千里,流亡到了四川。

    晚年時,劉先生寫下了這部抗戰流亡回憶錄,留下一段帶有生命溫度的個體史述。期間的轟炸,險途,饑寒,癘疫,貧困,無助,死亡,從軍,革命,政爭,迫害,逃離……抗戰大時代里,同學、師長等各色人物的種種際遇和命運,都在實錄筆下。流亡途中,師生們艱辛備嘗,九死一生,或因饑餓、疾病而逝,或因溺水而亡,作者本人也險些被疾病奪去性命……難怪著名翻譯家、政治學者馮克利慨嘆說:“我讀劉可牧先生這部晚年憶舊的遺稿,仿佛與他徜徉于青春夢的墓場,平淡文字鋪陳的細節中,全是國難家殤。”

    作者于晚年寫下這部回憶錄,使得他能以更具歷史縱深的眼光和更開闊的視野回望那段崢嶸歲月,哀而不傷,寫得從容而舒展。除了流亡的艱辛,書中還以情致盎然的文字,形象地再現了戰爭籠罩下流亡沿途五省的民情風物,留下了不可多得的抗戰社會生活史存。

    尤其可貴的是,作者的文字流暢而優美,一幅幅凄美的戰時社會畫卷,隨著作者的行跡徐徐展開:泰山、賒旗店、山陜會館、劍門、藍灘……流亡沿途的山川地貌、鄉俗風情撲面而來,歷歷在目。作者在寫到戰時河南名鎮賒旗店時,這般描述:

    “賒旗店已沒有像樣的商業和手工業。農家的農舍一片土黃色,只有一所基督教堂,青瓦粉墻很引人注目。清淺的唐、趙二河繞鎮三面,向南緩緩流去。二河匯流處停著幾只商船和漁舟。天地相接,宇宙遼廓……”

    作者對沿途市井人物的刻畫,從地方軍政官員、商賈鄉紳到販夫走卒、農民村婦,也都眉目傳神,活靈活現:

    “賒旗店區公所設在南北大街路西的一所大院落里,門旁掛著個墨跡被風雨侵蝕難以辨識的公所牌子。穿灰衣的鎮丁,肩上扛著桿‘漢陽造’,站在門旁。區長是個高胖大漢,土里土氣的一身黑制服,頭上戴了頂半新不舊的黑禮帽,在大街上走來走去,神氣并不多么足,因塊頭大,引人注目……”

    在豫鄂邊界,作者路遇當地一村婦:

    “我們坐在路旁的大磐石上憩息,見一個婦女從坡后背著一個兜子下來,走得很吃力。她一眼瞥見我們坐在那里,就把背篼往石上猛地一卸,原來是一兜子麥黃杏。因為撂得猛,震出十幾顆順著山坡滾動。她用襤褸的袖子揩一把額上的汗水,笑著對我們說:‘看樣子是些學生,外路人,吃罷,才摘的杏!’”

    寥寥數語,村婦的健樸、豪爽便躍然目前。類似的描寫,在書中比比皆是,舉不勝舉。單從寫作的意義上說,《七千里流亡》也不失為一部上佳的范本,值得一讀再讀。

    (作者:馮克力)

    江苏福彩快三 六台宝典图库大全彩图 股票加杠杆软件 新朋股份股票 北方推倒胡麻将怎么胡 学生零投入网上赚钱 nba在线 黄大仙论坛三字解平特一肖 股票*涨停 李逵劈鱼赢钱平台游戏下载 金蟾捕鱼打鱼机技巧